不尚空谈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09 16:34    次浏览   

作者系华南农业大学经管学院院长、教授、博导,珠江学者、长江学者

要打造一支高水平的“理论粤军”,首先要聚集高水平的理论人才,特别要注意引进学科带头人。要创造良好的氛围,尽力改善科研条件,广泛吸纳理论精英汇集到广东发展。这不仅需要资源的持续投入,而且需要通过制度安排使理论工作者心无旁骛,全身心投入理论研究,这两个“投入”缺一不可;其次,要鼓励理论工作者深入实际,时刻关注时代发展的变化,注重研究实践提出的问题。同时,要注意把握理论的普遍性品格,重点研究事关全局、指导发展方向、推动制度变革的重大理论问题。第三,要在科研体制上进行变革。要结合事业单位改革,逐步废除事实上的“终身制”,促使研究人员合理流动,形成优胜劣汰的格局。同时要在科研成果的评价与考核、聘用与分配以及科研经费的使用与管理等方面,大胆进行改革。第四,要确立理论研究的“三自”原则,即研究的自主、研究的自由和研究者的自律。要推动正常的学术批评,进一步扩大学术交流,严格学术规范。要使理论研究的“严谨性、规范性、创新性”得以实现;第五,要形成理论成果推广应用机制。各级政府要进一步实现科学决策,注意运用理论成果指导工作。要鼓励广大理论工作者直接为社会提供服务,政府也要创造条件使社会能更便利地接受这种服务。第六,要打造有影响力的理论成果的交流与展示平台。要进一步提升广东既存的理论刊物的质量和水平,争取进入全国同类刊物的前列。要有计划地举办理论研讨会,使广东成为理论创新的排头兵,理论人才的聚集地和理论成果的汇集点,从而繁荣广东的理论事业。

广东建设文化强省具有显著的竞争优势:既有广府文化、客家文化、潮汕文化、雷州文化和禅宗文化的积淀性禀赋,又有“思想解放、改革开放”的先导性文化精神;既有中华传统文化、岭南历史文化以及海洋文化的有机合成,又有“敢为人先、务实进取、开放兼容、敬业奉献”的精神品格。打造“理论粤军”的一个基本方向就是将这些竞争优势转化为能够获得社会响应的共同知识与思想信念。

社会精英是一群有能力明确地阐述自己的思想观念、并有能力传播思想观念的杰出人物。他们的作用在于:或者对文化传统进行新的解释,或者从社会外部引入新思想,或者从实际经验中创造新的思想观念,或者三者兼而有之。

规范化是专业人员公认的专业交流方法与逻辑。要使本土经验在理论上能够得到更大范围的理论与推广,需要用经济分析的规范逻辑与方法加以提炼与概括。事实上,现有的经济学理论提供了这样一种规范分析的方法,这既是人类认识经济活动的一种知识积累,也是经济学家进行学术交流的一种共同语言。

国际化是一种思考的视野和参照系。如果一个地区的发展不能放在整个社会的历史进程和各国经验教训中加以观察与比较,就不容易从国际范围内找到可对比与借鉴的参照系。开展国际化比较,一方面降低未来决策的风险,另一方面从理论上总结与概括也是对人类文明的一种贡献。

我理解的“理论粤军”应该是具有地域特色、在国家或国际的学术舞台上有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一支理论队伍。从这个含义中,我联想起林毅夫教授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成立时提出中国经济学人应具有三方面素质的观点,即本土性、国际化与规范性。我以为,要使经济理论领域的“理论粤军”承担大任,具备这三个方面的素质与能力仍是必不可少的。

怎样才能打造出一支在国内外具有话语权和影响力的“理论粤军”?其实,我们并不缺乏经验和教训,因为在广东这片改革开放的热土上,我们目睹了一支在国内外逐渐具有话语权和影响力的“经济粤军”的成长。今天要建设一支与“经济粤军”并驾齐驱的“理论粤军”,不妨以“经济粤军”的成长路程为比照。

社会大众是这样一类人,他们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需要有一套思想观念用来安身立命,用来解释自己面临的困惑。然而,他们缺乏思想观念的创造能力,也缺乏阐述和传播思想观念的能力。他们的思想观念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来自世代相传的社会习俗、习惯、及对文化传统的学习,另一方面来自社会精英对文化传统的阐述和对新思想观念的倡导。

“理论粤军”的胸怀:海纳百川、开放兼容。广东是中国东西文化的交汇地。数千年来,与中原文化的融合一直是岭南文化发展的主流。另一方面,广东不仅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是中国对外贸易的主阵地,而且在“东学西渐”和“西学东渐”大潮中,一直都发挥了极其重要的桥梁纽带作用,在东西方文化交流特别是在人文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理论的融会创新方面,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所以,打造“理论粤军”,既要彰显独特的个性,也要反对夜郎自大的狭隘心态,充分认识自身的不足,展现海纳百川的宽广胸襟,在对内对外的学术开放和理论兼容中实现自我的提升与超越。

恩格斯认为,“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理论是路标,是灯塔,没有科学的理论指引,人们往往只能在黑暗中摸索,从而延缓、迟滞前进的步伐。近代以来,广东大地不断涌现革命的先驱和理论的战士。改革开放过程中,广东的理论界为“先行一步”进行理论创新,作出了大胆突破,在关于商品经济理论,生产力发展姓“资”姓“社”的讨论、发奖金与“跳槽”现象是否合理,以及提出“排污不排外”、“三论三辩”(红灯论,变通论,对策论)等著名理论命题,对全社会思想解放运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正是理论界的活跃气氛,才使得广东的改革开放“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得以实现,并形成了敢为天下先的社会共识。

“理论粤军”的灵魂:解放思想、敢为人先。广东是中国近代文化的发祥地。广东凭什么可以称为“中国近代文化的发祥地”?关键在于广东独特的地缘条件,使广东学人最少受中国传统文化惰性的影响,最善于解放思想,从近代开始便引领中国向西方寻找真理和思想解放风气之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特别是党的十七大以来,广东更是一次次掀起思想解放大潮,推动改革开放实践先走一步,推动科学发展先行先试,撑起了一片晴朗的历史的天空。所以,打造“理论粤军”,学者们应该在实事求是、经世致用的基础上大力弘扬“敢闯、敢试、敢冒风险”的精神,而管理者则应坚持学术研究无禁区,倡导和支持不同形式、不同风格的学术自由发展。

在建设学术强省、打造一支对科学进步和社会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理论粤军”过程中,经济理论领域的“理论粤军”是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一方面是因为务实、且富有批判精神的学术传统代际传承,另一方面科技进步对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所带来的冲击与影响给今天的理论探索创造了极大需求。要打造一支有话语权的“理论粤军”,就需要面对这种历史的发展机遇与挑战,承担起解决重大的理论与现实问题的角色。

其次,“话语权”和“影响力”是通过立足广东、凸现特色逐步形成和提升的。“经济粤军”之所以能够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核心竞争力就是将经济运行建立在市场机制的基础上,使广东的投融资机制,产业选择和产业发展机制,人才、技术的引进和开发机制,市场拓展机制,产业集群的培育机制等,明显有别于同处东部沿海地带的江浙沪鲁等省市,从而形成了“经济粤军”开放包容、灵活善变、实干巧干、适应性强等独特风格。“理论粤军”的“建军”和“成军”,也必须注意彰显“粤军”特色,紧紧围绕广东“先行先试”的实践,准确选择研究领域和研究重点,力戒“远、大、空”的学风,脚踏实地,扬长避短,着力研究“近、精、实”的课题,为广东和全国的科学发展提供高质量的理论创新成果。

“理论粤军”的支点:实事求是、经世致用。广东是岭南地域文化的大本营。历史上岭南地区远离中央朝廷,没有话语权上居高临下的优势,但岭南文化凭什么能够在中华民族区域文化之林独树一帜?关键就在于实事求是、经世致用。这种学风绵延不绝,一直影响到今天的广东,已成为广东学人的最大特色。所以,打造“理论粤军”,应该不图浮名,不尚空谈,讲究真才实学,讲究学以致用;一定要像钟南山院士那样始终坚持理论联系实际,把实践作为求取真理的准绳。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套清晰不一的思想观念。在一个稳定的社会中,也一定存在一套普遍认同的所谓的主流思想观念。但是,并非每一位社会成员都能清晰地、明确地表述自己的思想观念;对于社会的主流思想观念,更非人人有能力进行概括、表述和施加影响。故我们将社会成员分成两类,一类为社会大众,一类为社会精英。

最后,“话语权”和“影响力”的逐步形成和提升,是通过“营销”来实现的。30年来,价廉质优物美的“广东制造”之所以风行全球,与“广货”的成功营销是分不开的。“理论粤军”也必须构建自己的“营销方面军”,要认真研究、打造我省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研究的“品牌战略”、“市场战略”和“营销策略”,要像组织“广交会”、“广货北上”、“广货下乡”一样,着力搭建“理论粤军”的展示平台,着力包装、宣传、推广广东学者的研究成果,着力拓展广东学界和国内外研究机构、高校、企业界、政界的交流合作网络,这样,“理论粤军”的实力才能被了解、被认可,广东学者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才能越来越强大。

首先,“话语权”和“影响力”是在竞争中逐步形成和提升的。改革开放之初,广东的经济总量不大,也没有多少在国内外叫得响的品牌。但广东的企业从不畏惧竞争,勇于在竞争中学习竞争,与计划经济体制及其扶持的老企业竞争,与来势汹汹的境外国外企业竞争,也与省内同行企业竞争。今天“经济粤军”中的领军企业哪一家不是在激烈和残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其实,广东社科界在国内受到广泛关注的上世纪80年代,就是以卓炯为代表的广东社科工作者顶着各种非议和压力,通过积极参与当时要不要、能不能建立现代市场经济体制的大论战,才确立了自身的话语权的。

“理论粤军”的生命:与时俱进、改革创新。广东是中国当代文化的排头兵。在改革开放新时期,包括理论建设在内的广东文化建设硕果累累,长期在全国名列前茅。所谓“经济绿洲、文化沙漠”,“只会生孩子、不会取名字”等非议,大都是基于偏见,而且从本质上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关于物质和意识相互关系的基本原理。新时期的广东为什么能够引领中国改革开放风气之先,引领科学发展风气之先?最根本和最关键的,就在于广东始终坚持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不断推进思想理论的改革创新。从《邓小平理论在广东》到《“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广东的实践》,再到《科学发展观与广东现代化建设研究丛书》的出版,就反映了广东学人与时俱进、不断推进理论创新的历史轨迹。所以,打造“理论粤军”,一定要大力弘扬时代文化精神,在与时俱进、改革创新中永葆学术青春,不断激发理论发展的蓬勃生机与创造活力。

上述三个方面,对于缩小与国际主流经济研究的差距是必要的,但仅此要想获得经济理论特别是国际范围内的经济理论话语权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创新性。这种创新性是以本土性、国际化与规范性等为基础的。对于从事经济理论研究的“粤军”来说,当前,一方面与全国同行一样还需要花大力气追赶,另一方面要结合本土的转轨与发展特点潜心展开创新性研究。事实上,推进这种创新性的理论研究也形成了越来越有利的条件:一是我国经济改革与转轨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理论试验场,广东在改革开放先走一步等方面积累了更多的值得理论提炼与总结的做法。二是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时代,有许多问题是以前不曾遇到的、许多理论也没有论述的,因此,解决任何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都蕴含着理论创新的机会。三是老一辈学者与新一代学者之间的团队合作。四是广东经济理论界长期积累的不跟风、不唯书、更注重实际调查与理论结合,特别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优良学风与传统是理论创新的优势。当然,要使“粤军”在国内、国际经济理论舞台上有话语权,还要走很长的路。但是,只要明确方向,代际传承,这个目标一定能够实现。

打造“理论粤军”,就是要在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研究领域形成特色鲜明并能够影响全国、影响世界,对科学进步和社会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岭南学派。应该如何打造“理论粤军”?

第三,推动科学的普及。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在相当的程度上可表达为人的现代化。无论哪个国家或民族,只有她的人民从心理、态度和行为上,都能与各种现代形式的社会经济变革发展同步、相互协调,这个国家的现代化才能真正可能得以实现。因此,“理论粤军”必须用正确的理论与思想武装民众,培养人的现代人格、现代品质与现代观念。

第一,推动思想的解放。历史反复证明,错误的思想观念会造成极大危害,这种危害不仅指人们运用错误的思想观念所造成的实际损失,而且还包括人们得不到正确的思想观念引导所造成的机会代价。因此,“理论粤军”必须能够正确诱导社会的思想解放。

理论贵在创新。中共十六大提出创新包括三个方面: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和科技创新。在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文化强省的过程中,理论创新显得更加重要。这不仅因为制度变迁需要理论突破,而且因为社会发展不断出现新情况、新问题,需要理论的回答和对行为的指引。在先发优势减弱的情况下,广东最需要的是新一轮大发展的理论先行和思想创新,需要理论队伍的壮大和继续保持大胆探索的勇气。

本土性是出发点与落脚点。作为一个学者,只有把根扎得越深,才能越熟悉与了解本地不同于其他地区的经济特点与发展需要,也才能有针对性地提出问题,进而有可能在提炼中形成理论特色。如果对本土性缺乏了解,也不容易发现理论的创新点。

第二,推动理论的创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思想解放大体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期的基调是“破”,目的在于破除僵化的意识形态所形成的思想禁锢,解放被高度极端化的计划经济体制所禁锢的生产力。第二个阶段实际上从1997年已经开始,本质上是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模式的“立”的过程。“破”是“立”的前提,“立”是“破”的提升。继续解放思想就是对改革开放思想成果的继承、延续与升华。因此,“理论粤军”必须具有理论勇气,以世界的视野、广东的特色、中国的先导的学术气魄进行理论创新,推动科学理论的发展,正确诱导社会的理性思维。

因此,一个成功的精英群体,他们既能阐述、构建、传播、革新思想观念,又能从社会大众内心的传统资源中找到支持的力量———这就是“理论粤军”在建设广东文化强省中的基本使命。

第四,推动政府决策科学化。“理论粤军”应该通过自己的科学研究向政府提供三个方面的答案:一要告诉政府现状是什么;二要告诉政府解决问题有何可供选择的方案;三要告诉政府各种选择方案的可能后果及其相应的校正措施。

再次,“话语权”和“影响力”是建立在队伍和事业整体水平的提升基础之上的。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粤军”的成长壮大,固然离不开一批广东的重点骨干企业在国内外市场上的奋力开拓,更重要的是广东经济整体水平的提高。因此,要打造一支能够对科学进步和社会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理论粤军”,就必须按照汪洋书记最近强调的,着眼于提升我省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研究的整体水平。引进和培育“名师”、“名家”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公民中开展普遍的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教育,吸引和引导更多的广东人以理性思维去观察和分析现实生活,使全社会形成爱学习、善思考的良好风气,形成大胆探索、群言群策的宽松氛围,使“理论粤军”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实践基础。

话题缘起建设文化强省,离不开高水平的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支撑,所以,中共广东省委十届七次全会引人注目地强调要大力建设学术强省,提升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研究的整体水平,增强广东学者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打造一支对科学进步和社会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理论粤军”。其实,早在改革开放之初,广东社会科学界就以解放思想、大胆创新的理论勇气,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产权改革理论等进行了开拓性的探索,显示了广东学者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也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形成作出了贡献。省委十届七次全会提出建设学术强省、打造“理论粤军”,这是对广东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研究领域发出的新的进军号,预示着在改革开放30多年之后,广东科学研究将进入一个需要加快发展、繁荣兴旺的新的历史阶段。那么,“理论粤军”到底是一支怎样的队伍?它应该具备什么素质,它面临怎样的机遇与挑战,担负着怎样的使命?本专栏特约我省社科界著名专家建言。